首页| 资讯| 地市| 要闻| 社会| 国土| 艺术| 教育| 旅游| 文化| 美食| 财经| 汽车| 科技| 体育| 健康| 房产| 军事| 图说| 视界

一位‘‘上访老兵’’的忏悔泪

2017-08-21 11:37:33 来源:南阳网 作者:李波 薛书超 字体:

   ‘‘如果时光可以倒流,我绝对不会利欲熏心伤害家人;如果时光可以倒流,我绝对不会漫天要价、缠闹政府,害人害己。’’2017年8月1日,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紧握着西峡县人大代表、五里桥镇党委书记陈守科的手,泪流满面,不断地忏悔着18年缠访闹访对亲人的伤害和愧疚,感谢陈守科等县、镇人大代表一朝化解自己18年的上访积案。

  老者叫闵建,今年68岁,河南省西峡县五里桥镇村民,是一个自诩为匡扶公平正义的‘‘上访老兵’’,更是一个令县镇政府头痛、缠访闹访18年的上访老户。
  
  色字当头家破裂
 
    1975年,25岁的闵建从部队转业回到西峡县城开办了一家理发店,凭着一手过硬的板寸手艺,‘‘阿建大发师’’很快在小县城声名鹊起,从政府机关到民间,很多人宁可跑几里过来,宁可排队等候,也要享受闵建精湛的理发技艺。现在回忆起来,那是闵建最引以为豪的时光,也是他经受不住诱惑导致家庭破裂的不堪回首岁月。
  
  花香蝶自来。随着‘‘阿建大发师’’规模的扩大和名气的张扬,不少年轻女孩慕名而来拜闵建为师。起初,闵建还能正儿八经的招收学徒,一门心思授教。因为他还惦记着在农村种地养育自己三个孩子的妻子。
  
  富贵思淫欲。年轻帅气的闵建在刚开始创业之初,还能把握自己不失分寸。后来随着生意和经济收入向好,骨子里的不安分蠢蠢欲动起来。整天和一帮年轻女学徒相处,手把手的传授技艺,不由的春心荡漾,在一次酒后,闵建半推半就和一名女学徒缠绕到了温柔乡里。
  
  和女学徒有了第一次之后,闵建再也瞧不起身在农村种地的黄脸婆妻子。女学徒走马灯似的来了又走,走了又来。凡是来向他拜师的,只要闵建能相中的,闵建都极尽物质利诱,尽可能据为己有,为此,‘‘阿建大发师’’虽然生意不错,但也经不起他胡乱奢侈。有时候,他甚至连两个女儿的学费都拿不出来了。
  
 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。闵建的所作所为也很快被老实巴交的妻子知晓,在经历了多年打架吵闹后,1997年,心灰意冷的妻子和他离了婚,独自在农村种地承担起了供养三个孩子上学的重担。时年,闵建48岁,他也干脆破罐子破摔,继续醉生梦死着自己的糜烂生活,甚至连患了自闭症的小儿子也不管不问。在闵建和妻子离婚时,小女儿才上初三,她不忍母亲操劳,辍学去了南方打工。
  
  利欲熏心缠闹访
 
    1998年,312国道西峡县五里桥段拓宽,闵建和其他七户群众家的房子需要拆迁,县镇村干部和其他六户群众顺利达成了拆迁协议,在联系闵建商议拆迁事项时,闵建借口生意忙,没有时间,拒绝和‘‘312国道拓宽指挥部’’工作人员见面和沟通。无奈之下,县镇村干部找到居住在家的闵建妻儿,在经过充分协商后和闵建妻子和儿子签订了拆迁协议,并为其另批了一块宅基地,足额支付了拆迁补偿款。
  
  2000年之后,随着时尚理发业的冲击和闵建的不务正业,‘‘阿建大发师’’生意大不如前。闵建便把目光盯在了当时312国道拆迁时自己身为户主没有签字、政府工作的疏漏上,要求村委会给其另批一块四间门面房地皮,并按照2000年拆迁补偿标准给其支付拆迁补偿款。
  
  当时的镇村干部认为,1998年,‘‘312国道拓宽指挥部’’已经足额支付了闵建的补偿款,闵建现在的要求纯属无理取闹,当面拒绝了他的请求。被拒绝后的闵建恼羞成怒,他本想着生意萧条,从拆迁补偿上捞一笔。按他的想法,如果在临近县城的国道边给他批一块四间门面房宅基地,拆迁补偿款再多要一点,就可建起四间门面,转手一卖就是一两百万元。
  
  也怪当时强势的村委会没有依法依理的做闵建工作。在当时争议过程中,村委会主任冷言一句:‘‘告到哪里奉陪到哪里。’’如意算盘落空,闵建气不打一处来,誓言越级上告,非要讨回四间门面地皮和补偿款。
  
  从2000年到2017年,闵建的足迹遍布了京、省、市、县、镇,并且水涨船高,诉求不断加码,历届县、镇政府和信访部门也想为其解决问题,但看到他的漫天要价后都不敢答应。2017年闵建的诉求赔偿清单已经列到30多项,除了坚持索要四间门面地皮和按照2016年拆迁补偿标准外,还要求县镇政府为其赔偿精神损失费、误工补助费、医药费、上访费、请媒人费等共计200余万元。
  
  十八年间,闵建一直坚持不懈的越级上访,缠访闹访,非法上访,诉求不断升级,成为县、镇、村三级政府的老大难问题。每逢北京中央盛会,总是少不了闵建的身影。闵建自诩为‘‘上访老兵’’,‘‘闯门’’是闵建的口头禅,意思是闯北京天安门,对地方政府施加压力,逼迫地方政府满足自己的诉求。十八年间,因为常年外出告状,闵建的理发店生意日渐萧条。本来就有点自闭症的儿子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,女方一听说其父亲是上访老户,感觉丢人,就拒绝见面。久而久之,精神失常,发展成了精神病。小女儿婚后也受其影响,丈夫坚决和她离了婚。西峡县和闵建所在的五里桥镇政府领导换了一届又一届,因为闵建的不断加码诉求,问题也一直久拖不决。
  
  代表倾情化积访
 
    2017年,西峡县人大代表陈守科调任五里桥镇党委书记,在研究信访问题时,详细了解了闵建案件的来龙去脉,决定组织辖区县镇人大代表对闵建信访案件做一次认真评议。评议会上,与会代表普遍认为闵建诉求中有其合理成分、也有其不合理成分,而且也与当时的镇村干部工作不够细致、方法简单粗暴有关。与会代表一致认为,镇政府不能只拿闵建的不合理诉求推诿扯皮,而应该从情理、法理上感化、疏导闵建,并争取给予其最大照顾,彻底化解闵建的上访案件。
  
  2017年,闵建已经68岁,满头花白长发,誓言问题不解决,永远不理掉长发。陈守科和代表们去看望他时,他正艰难的捂着肚子喊痛。陈守科代表二话不说,立马联系救护车把他送到医院做了检查,检查结果为肠梗阻囊肿,手术和住院费用需要一万多元。此时的闵建早已是一贫如洗,前妻和两个女儿也几乎和他断绝了来往,他风光时的情人也早已不见踪影。陈书记宽慰他不用担心住院费,他会想办法帮他解决。
  
  为了让闵建老有所养、老有所依,陈守科又和代表们一起来到了闵建的农村老家,看望了他至今未嫁的前妻,劝慰其前妻与他复婚。岁月的磨难已经使闵建的前妻对他心灰意冷,她泪流满面痴痴地盯着精神病儿子,目光里充满了绝望和无奈。陈守科代表知道这个时间不是谈他们复婚的时机,在询问了闵建儿子的病情症状后,陈守科代表在征求闵建前妻同意后,立马安排静安医院为其儿子安排住院治疗。
  
  考虑到闵建目前的经济状况和住房情况,陈守科代表积极协调五里桥镇政府和闵建所在的村委会。在陈守科和代表们的多次引导和说服下,村委会同意再给其批一块2.5分的宅基地,并协助他在原有宅基地上建房,五里桥镇政府也同意分三次给闵建补偿44万元用于建房和养老。
  
  当陈守科代表五里桥镇政府把第一批补偿款30万元送到还在病床上的闵建时,这位固执的老人感动的痛哭流涕。他说:'‘我知道我这些年上访有些走火入魔,也明知道自己的无理诉求不可能完全解决,但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。看到陈代表新来的一个领导,能够沉下身来,对我的事这样上心,对我和家人无微不至的照顾,对我的后事考虑的这样周全,我打心眼里感激。出院后,我一定亲自乞求前妻原谅,以后一家人好好过日子。’’于是,就出现了闵建出院后痛哭流涕的忏悔。


责任编辑:徐光辉
  • 新闻
  • 地方
  • 教育
  • 旅游
  • 财经
  • 汽车
  • 房产
关于本站 | 广告服务 | 免责申明 | 招聘信息 | 联系我们
豫ICP备09001867号 人大建设网 版权所有,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